宁夏解放背后的故事:韩练成曾劝降宁夏王马鸿逵

2019-12-31 22:44 来源:未知

1949年8月26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员兼第一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彭德怀指挥的兰州战役胜利结束。当日,彭德怀即命令第一野战军第十九兵团向宁夏地区进军。十九兵团在杨得志司令员指挥下,兵分三路直扑宁夏。9月2日,解放战争后期着名的宁夏战役拉开了帷幕。解放军以破竹之势迅速歼灭国民党宁夏兵团三个军,于9月19日逼近宁夏首府银川市。

兰州解放之后,西北战场的敌军主力已土崩瓦解,已成惊弓之鸟。此时,第一野战军兵分三路,向青海、甘肃河西走廊和宁夏挺进,十九兵团进军宁夏。

面对着兵临城下之势,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宾及其部属卢忠良、马全良、马光宗、马光天等于1949年9月20日下午3时许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分别发出求和通电。21日下午,彭德怀复电,“廿日电悉,诸将军既愿宁夏问题和平解决,殊堪欣慰。望督率贵部即速见诸实行。此间即告杨得志司令员,告各方望即派代表至中宁与杨司令员接洽。”9月22日上午,马鸿宾遵照彭德怀司令员的复电指示,召集国民党宁夏兵团诸将官及党政界人士紧急议事。当天下午,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三位代表乘车离银前往中宁。是日,马部贺兰军、第十一军等数万军队开始溃散。23日上午,国民党宁夏军政界三位代表抵达中宁后,解放军十九兵团杨得志司令员、李志民政委等对他们归向人民表示欢迎。此时,溃散殆尽的数万名马部散兵游勇四处抢掠,黄河以西地区秩序大乱,马部已无力执行协议。贺兰军军长马全良、副军长王伯祥到吴忠堡解放军处避难,请求尽快入银川安定秩序。马鸿宾致电彭德怀,报告军队已溃,要求解放军早日入城。在宁夏各方的一再请求下,彭德怀批准第六十四军派一个师先入银川维持秩序。

9月2日,毛泽东在给彭德怀、张宗逊的电文里说:“宁夏马家军力争全部缴械,其次则力争大部缴械,一部改编。总之,改编的部队愈少愈好。”当时宁夏马鸿逵、马鸿宾二人情况不一样,在毛泽东的眼里也是要分别对待的。因此,他说:“请考虑利用马鸿宾,派人向马鸿宾做些工作,争取大部和平缴械,一部改编的局面。”马鸿宾,当时任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当日,解放军第六十四军一九一师受命由仁存渡渡河接管银川,银川人民迎来企盼已久的解放。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进入银川城后,随即组成以杨得志司令员为首的市军管会,并任命马鸿宾为副主任,出榜安民。

十九兵团的任务是消灭宁夏马鸿逵部,解放宁夏。宁夏战役是兰州战役之后解放西北的大战役。韩练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战事指挥,但却做了不少策反起义工作。1949年9月19 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张宗逊:傅作义9月17 日给毛泽东的电文里说,宁夏马鸿宾到包头,说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与马鸿逵部系属两回事。无论如何方式,只要解放军不打,能使八十一军成为人民军队,他均乐于接受,请先停止作战,以便商谈。毛泽东当时请傅作义将军出面做马鸿逵的和平争取工作。

银川解放一周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当日下午5时许,一封匿名信函寄到了第十九兵团司令部,随后即被送到了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潘自力的案头。

图片 1

这是一封举报函件,全文如下——

对于马鸿宾与马惇靖的问题,毛泽东还起草薄一波致傅作义电文:“毛主席说:‘我们可以将马鸿逵与马鸿宾分别看待,但问题的解决必须在前线而不能在北平。全国各地都是如此,宁夏不能独异。无论马鸿宾或马惇靖,如欲解决问题,应速派代表至兰州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找彭德怀司令员接洽,或到固原十九兵团司令部找杨得志司令员接洽。如马鸿宾能亲去兰州或固原一趟,则更好……西北前线对宁夏进军的时间已很迫近,宁夏代表应速去固原或兰州,不要再延误了。’”马惇靖,是马鸿宾的儿子,当时任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宁夏兵团司令。按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解决宁夏问题有两种方案:一是充分准备以军事力量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二是在军事压力下争取采取和平解决的方式,以避免战争的破坏和尽量减少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甘肃解放了,宁夏就成为下一个目标。解放军希望马鸿逵不要步马步芳后尘,诚心诚意多次给他提供弃暗投明的机会。傅作义也从包头给他打电话,劝他起义;老部下邓宝珊也来银川,当面转达解放军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李志民关于和平解放宁夏的诚意;老部下、兰州军管会副主任韩练成都花费了心血。

敬启者:惊闻有不法之徒胆大妄为受某方指使图谋行刺解放军杨司令,该刺客年约三十岁,身高约一公尺又七十余公分,国字脸,络腮胡子,浓眉大眼,操西北口音,据称枪法极准。

韩练成通过关系做了不少工作,他与马鸿逵是老相识了,1925年就入马鸿逵的军官教导队,其间数十年也是恩恩怨怨,但毕竟是他的老长官,有过长时间的接触。韩练成派人给马鸿逵送来亲笔信,要他认清大势,劝其“放弃军权,保持政权”,接受和平解放,站到人民一边。马鸿逵没有听他这个老部下的忠告,他拒绝了。他怕共产党不会宽恕他,同时,也舍不得多年搜刮来的黄金(1369.90, -2.70, -0.20%)财宝。此时的马鸿逵已坐立不安,尤其是当他被共产党宣布为43名战犯之一后,更是惶恐。他知道战犯是要杀头的,他将儿子托付给邓宝珊,自己准备逃往香港,包括金银财宝一并运往香港。马鸿逵顽抗到底,迭失良机,在人民解放军的进军声中仓皇逃离宁夏。

潘自力一看之下,马上意识到了这封函件的分量:谋刺杨得志司令员,这是一起特大案件!不过,这封举报信所说的内容是真是假呢?潘自力是一个具有丰富经历的老革命,1923年就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三年后转为中共党员。他的人生道路上,有着比一般革命者丰富的经历:先当兵,后读书,曾赴苏联、法国留学,1928年即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组织过武装起义,在上海从事过地下工作,参加了着名的长征,先后从事过组织、宣传、政治工作。凭着这些丰富的经历所积累的经验,潘自力在稍一考虑后,随即对手头的举报信作出了反应:其举报的内容不管是真是假,都必须当真的来对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于是,潘自力向他分管的兵团保卫部下达了紧急命令:联合银川市军管会公安部,对举报信所言内容进行严密调查。

第十九兵团保卫部股长兼银川市军管会公安部科长南鸣秋受命负责组建专案侦查组调查该案,他从兵团保卫部和军管会公安部各挑选了两名人员,五个人组成了一个专案组。这五人中,除了侦查员小许是银川当地人外,其他都不是银川人,甚至也不是宁夏人。但他们并不缺乏侦查经验,因为组长南鸣秋和其余三个组员尽管年龄都未超过二十六岁,但之前都曾在延安的边区政府公安部、延安市公安局以及中央社会部历练过。而二十三岁的小许之前则曾受中共地下党指派打入国民党兰州市警察局做过四年刑警,此次奉命随十九兵团来银川参加警察系统的接管工作。因此,当晚他们五人碰头研究案情时,都认为这个案子的侦查难度不是很大。

之所以有这个念头,除了上述的资历、经验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银川当时的情况。如今的银川市区,跟其他省、自治区首府相比,人口数量尽管可能还是显得不怎么起眼,但已经拥有了八十多万人口,城区也像模像样,听说还修建了星级厕所。而旧社会时的银川,那是如今的人简直无法想象的。历史上的银川,是我国塞上一座名城和军事重镇,素有“塞上江南”果园城之称。但由于银川在历史上,饱经了数不清的战乱与灾荒,特别是国民党马鸿逵统治时期,残酷的压迫剥削,成年累月抓兵抓夫,迫使老百姓逃离古城到外省谋生或流落沙漠荒原,使银川变成了一座“无风三尺尘,雨过泥没胫,臭坑随处是,蚊蝇集成群”的破烂城。当时有首民谣形容银川城越变越小:“一条马路两幢楼,一个警察看两头,一个公园两只猴;衙门打屁股,全城都听着。”这首民谣虽有些夸张,但实际上也差不多,银川城短短的一条小街上,仅有少量店铺;而工业更少得可怜,全城除国民党第十五路军建的一个小修械所和一座小发电厂外,仅有几家陶瓷、毛毡、碾米磨面的小手工业作坊。1949年第一野战军解放银川时对人口作了一个统计,全市人口只剩下三万六千多人。

三万六千人口,这个数字几乎等同于发达省市的一个城镇的人口,所以,对于有过侦查实践经验的南鸣秋等人来说,他们有理由相信能迅速将谋刺杨得志的阴谋查个水落石出。

具体如何调查?专案侦查组决定同时分两步进行:一步是从国民党散兵游勇中去摸情况;另一步是查摸这封举报信的来源,找到写信人后顺藤摸瓜予以调查。

次日,1949年10月2日,专案组正式开始着手调查。

侦查员王必庭、党大旺、麻志清三人前往解放军十九兵团“国民党溃散军政人员集训大队”调查,这个集训大队当时集中了在宁夏战役中溃逃在银川地区的国民党军官兵和地方政权官员大约1800多人。这些人员被集中起来,由解放军予以看管,给予和解放军相同的生活待遇,统一作息时间,接受政治教育,登记各自身份,交代个人历史,揭发他人问题。到10月2日时,这个集训大队才开张了五天,但已经完成了人员登记和分班,王必庭等人登门,就能够按照花名册查看基本的情况了。这些情况包括:姓名、年龄、籍贯、身份、党派和曾经从事过的职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存60-注册平台发布于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宁夏解放背后的故事:韩练成曾劝降宁夏王马鸿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