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的好奇游历》翻译连载(第七十二章 第三十九歌 尾声完成)

2019-12-31 23:23 来源:未知

  “好了,夫人。和那兔子娃娃做伴吧。”卢修斯说。

第二十六章

  玩具修理商把灯一盏盏地关掉后便走了。

“就这儿了,夫人。见一见这个兔子玩具吧。”卢修斯说。

  在商店的黑暗中,爱德华可以看到那个娃娃的头和他的一样,也是被打碎了又修理好的。她的脸上布满网状的裂纹。她戴着一顶婴儿帽。

玩具修理人走开了,一盏接一盏地关了灯。

  “你好吗?”她用又高又细的声音说道,“我很高兴和你认识。”

在店铺幽暗的光线里,爱德华能够看见那个娃娃的头,和他的一样,碎了,重新修复好的。事实上,她的脸,裂痕网络其上。她戴着一顶婴儿帽。

  “你好。”爱德华说。

“你好。”她用高亢而单薄的声音说,“很高兴和你认识。”

  “你在这里有很长时间了吗?”她问道。

“你好。“爱德华说。

  “好多好多个月了,”爱德华说,“不过我不在乎。对我来说什么地方都一样。”

“你在这儿很久了吗?”她问。

  “哦,对我来说可不一样,”那娃娃说,“我已经活了一百岁了。在那些岁月里,我所生活过的地方有些像天堂,有些则很可怕。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每个地方都是不同的。你也会在每一个地方变成一个不同的娃娃——完全不同的。”

“一月又一月过去了,”爱德华说,“但我不关心。一个地方或另一个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

  “一百岁了?”爱德华说。

“噢,对我可不一样,”她说,“我已经活了一百年了。在这期间,我到过天堂般的地方,也去过地狱般的地方。以后,你就会知道每一个地方都不同。你在一个不同的地方就会变成一个不同的玩具娃娃。非常不同。”

  “我老了。那个玩具修理商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在修理我的时候说我至少有一百岁了。至少一百。至少一百岁了。”

“一百年?”爱德华说。

  爱德华想起了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发生的每一件事。如果你在这世上活了一个世纪你会有怎样的冒险经历啊?

“我老了。玩具修理人很清楚这一点。他在修补我的时候说我至少有那么老了。至少一百年。至少一百岁了。”

  那个老娃娃说:“我不知这回谁会来要我。有人会来的。总有人会来的。谁会来呢?”

爱德华想着在他短暂生命中发生过的一切。假如一个人活了一个世纪,他会经历怎样的冒险呢?

  “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人来要我。”爱德华说。

老人说:“我很好奇这一次是谁为我而来呢?某个人将到来。总会有某个人到来的。会是谁呢?”

  “可那太可怕了,”那个老娃娃说:“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完全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你必须充满希望。你必须知道谁会爱你,你下一个会爱谁。”

爱德华说:“我不关心是否有某个人为我而来。“

  “我已经不会被爱了,”爱德哗对她说,“我也不会再爱了。那太痛苦了。”

“但是这样太糟糕了,”老人说,“如果你像那样想的话就太没意义了。一点意义也没有。你必须满怀期望。你必须沉浸在希望之中。你必须好奇谁将会爱你,而你又将爱谁。”

  “哼,”那老娃娃说,“你的勇气到哪儿去了?”

“我不要爱,”爱德华说,“我不要爱。爱太痛了。”

  “到别的地方去了,我猜测。”爱德华说。

“皮希,”老人说,“你的勇气哪去了?”

  “你使我很失望,”她说道,“你使我十分失望。如果你不打算爱或被爱,那么整个生命之旅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倒不如现在就从这个架子上跳下去把自己摔个粉身碎骨。把一切都了结了。现在就把一切都彻底了结了。”

“我猜,在其他地方吧。”爱德华说。

  “如果我能跳我会跳下去的。”爱德华说。

“你令我失望,”她说,“你太令我失望了。如果你没有爱和被爱的意图,那么你的整个人生旅途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应该此刻就从搁板上跳下去,让自己碎成渣。结束。结束一切。”

  “要我推你一把吗?”那老娃娃说。

“如果能够我会跳的。”爱德华说。

  “不用,谢谢你。”爱德华对她说道。“并不是说你能推。”他自己咕哝着。

“需要我推你一把吗?”老人说。

  “你说什么?”

“不了,谢谢,”爱德华对她说,“不劳你大驾了。”他对自己小声嘀咕。

  “没说什么。”爱德华说。

“你说什么?”

  现在玩具娃娃商店里已完全黑了下来。那老娃娃和爱德华坐在架子上眼睛注视着前面。

“没什么。”爱德华说。

  “你使我很失望。”那老娃娃说。

店铺完全陷入黑暗。老人和爱德华坐在搁板上,直视前方。

  她的话使爱德华想起了佩勒格里娜:想起了疣猪和公主,想起了听故事和爱的感觉,想起了那妖术和咒语。如果有人在等待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个人他会再爱会怎么样呢?这是可能的吗?

“你令我失望。”老人说。

  爱德华感到他的心激动起来。

她的话使爱德华想到了佩雷格里纳:疣猪和公主,聆听和爱,魔法和诅咒。如果某个人正等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他会再次爱上某个人会怎么样呢?还可能吗?”

  不,他对他的心说。不可能。不可能。

爱德华感觉自己的心松动了。

  到了早晨,卢修斯·克拉克来了并打开商店的锁,“早上好,亲爱的!”他对他们大声说道,“早上好,我的美女们!”他把窗帘拉开了。他把他的凳子上方的打开了。他把大门上的牌子转到营业的一面。

不,他告诉自己的心,不可能,不可能。

  第一位顾客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父亲。

早上,卢修斯·克拉克来打开了店门。“早上好,亲爱的们,”他对他们大喊,“早上好,可爱的们。”他拉开窗帘,打开工具台上的灯。把店门口的牌子换成正在营业。

  “你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卢修斯·克拉克对他们说。

第一个顾客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爸爸。

  “是的,”那女孩说,“我在找一个朋友。”

“你们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卢修斯·克拉克对他们说。

  她的父亲把她放在他的肩膀上,他们绕着商店慢慢地走着。那女孩认真地观察着每一个娃娃。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爱德华的眼睛。她冲他点了点头。

“是的,”小女孩说,“我在找一个朋友。”

  “你已经决定了吗?纳塔利?”她的父亲问道。

她的爸爸把她举在肩膀上,他们在店里慢慢转悠。小女孩仔细研究每一个玩具娃娃。她直视着爱德华的眼睛,对他点点头。

  “是的,”她说,“我要戴婴儿帽的那个。”

“你决定了吗?娜塔莉。”她爸爸问。

  “哦,”卢修斯·克拉克说,“你知道她已经很老了。她是个古董。”

“是的,”她说,“我想要戴着婴儿帽的那个。”

  “她需要我。”纳塔利坚定地说。

“噢,”卢修斯·克拉克说,“你知道她很老了。她是一个古董了。”

  那个挨着爱德华的老娃娃叹了一气。她好像坐得更直了。卢修斯过来把她从架子上取下来交给纳塔利。当他们离开时,当那女孩的父亲为他的女儿和那老娃娃打开门时,一缕清晨的阳光倾泻了进来,爱德华十分清楚地听到了那老娃娃的声音,好像她还坐在他的旁边似的。

“她需要我。”娜塔莉坚定地说。

  “打开你的心扉,”她轻柔地说,“有人会来的。有人会来接你的。不过首先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扉。”

爱德华身旁,老人叹了口气。她似乎坐得更直了。卢修斯走过来把她从搁板上拿下来,递给娜塔莉。他们离开时,小女孩的爸爸为他的女儿和老人打开门,一束晨光倾泻而入,爱德华听得很清楚,就好像她还在他身旁,老人的声音说:

  那门关上了。阳光消失了。

“打开你的心扉,“她温和地说,“某个人会来的。某个人会为你而来的。但首先你必须打开心扉。”

  有人会来的。

门关上了,阳光消失了。

  爱德华的心激动不安。爱德华第一次长时间地思索着。他想到了埃及街上的房子,记起了阿比林为他的表上弦,然后向他俯下身来,把那表放在他的左腿上,说道:我会回家来和你在一起。

某个人会来的。

  不,不,他自言自语道。不要相信这些事。不要让你自己相信这些事。

爱德华的心翻搅着。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他想到了埃及街上的房子,想到了阿比林为他上好怀表的发条,弯下身子把怀表放在他的左腿上,对他说:我会回来的。

  有人会来接你的。

不,不,他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不要让你自己相信它。

  那小瓷兔子的心扉开始再一次敞开了。

但是为时已晚。

某个人将会为你而来。

瓷兔子的心又一次开始敞开。

第二十七章

时光飞逝,春去秋来,季节变换。树叶被风吹进店铺开着的门里,雨,春天不同寻常的绿色的希望之光。人们来了又去,有祖母,有玩具收集者,有小女孩和她们的妈妈。

爱德华·杜兰等待着。

好多年过去了。

爱德华·杜兰等待着。

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老人的话,直到它们刻在他脑子里,成为一个希望的固定节奏:某个人会到来的,某个人会为你而来的。

老人是对的。

某个人确实到来了。

是个春天,下着雨,卢修斯·克拉克的店铺地板上有山茱萸花。

她是一个小女孩,大概五岁,在她妈妈忙着艰难地关闭蓝色雨伞时,小女孩在店铺里转悠,停下严肃地盯着每一个玩具娃娃,然后继续转悠。

当她走到爱德华那里时,她在他面前似乎站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看着爱德华,爱德华看着她。

爱德华说,某个人会到来。某个人会为你而来。

女孩微笑,然后踮起脚尖把爱德华拿下搁板。她轻轻地把他抱在臂弯里。她强烈而又温柔地搂着他,就像莎拉·露丝曾经抱他一样。

噢,爱德华想,我记得这种感觉。

“女士,”卢修斯·克拉克说,“请你照管一下你的女儿。她正抱着一个非常易碎的,非常珍贵的,非常昂贵的玩具娃娃。”

“马吉,”那个女士说。她从仍旧开着的雨伞上抬起头,“你拿着什么?”

“一只兔子,”马吉说。

“一只什么?”妈妈问。

“一只兔子。”马吉又说,“我想要他。”

“记住,今天我们不买任何东西,只能看。”女士说。

“女士,”卢修斯·克拉克说,“请你管管。”

这位女士走过来站在马吉身旁。她向下看着爱德华。

兔子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他困惑了一会儿,是自己的头又裂开了吗?是在做梦吗?

“你看,妈妈,”马吉说,“你看看他。”

“我看见他了。”女士说。

她放下伞。她把手放在她脖子上挂着的吊坠上。爱德华看到那根本不是什么吊坠,那是一块表,一块怀表。

那是他的怀表。

“爱德华?”阿比林说。

是我,爱德华说。

“爱德华。”她又叫了一声,这次万分确定。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爱德华说。

是我。

尾声

曾经注册平台 ,,有一只瓷兔子,一个小女孩爱着他。

在一次海上航行中,兔子掉进了海里。

一个渔夫救起了兔子。

他被埋在垃圾下面。

一条狗把他挖起来。

他和流浪汉旅行了很长时间。

他短暂的做过一阵稻草人。

曾经,一只兔子爱着一个小女孩,亲眼看她死去。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存60 ,兔子在孟菲斯市的街头跳舞。

在一家小饭馆里,他的头被砸碎了。

一个玩具修理人把他有修复好。

兔子发誓再也不会犯一种叫做爱的错误。

曾经,在春天的花园里,一只兔子和一个女人的女儿跳舞,这个女人在他最开始的人生旅途中给了他爱。女孩转圈时轻轻摇晃着他。有时,他们两个转的那么快,就好像他们要飞起来了。有时,他们好像都有翅膀。

曾经,多么不同寻常的曾经,一只兔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全本译完)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存60-注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Edward的好奇游历》翻译连载(第七十二章 第三十九歌 尾声完成)